练习弧圈球是先学攻再学摩,还是直接打摩结合?


03JEOKUOJ.jpg

关于弧圈球技术的学习一直有个争论:到底是先学好传统正手攻(撞击)后,再学弧圈球(摩擦);还是一开始就是板型前倾(打摩结合)?

观点1:突破中式弧圈培养怪圈

弧圈球技术已问世50多年了,可直到现在还有一些教练死抱着传统的教学模式:一定要打好正手攻基础才能学弧圈球。

当然,其中有一定的历史原因:因为先有快攻,后来才有弧圈球,当时近台快攻还是我们的先进主流打法,所以快攻是重点培养对象,弧圈球只是陪练,当时的弧圈型选手几乎都是半路出家的,即领导和教练要你改练弧圈当无名英雄去陪主力队员,你不愿意也要服从。可以说当时所有弧圈型选手都是学好快攻再学弧圈球的,也就是说这是中国式的弧圈球(受直板训练影响极深),不是地地道道的弧圈球,是在主流打法这个大环境下的产物。

而欧洲人才是最地道的弧圈球,他们学弧圈球一开始就是板型前倾(打摩结合)比我们先进,加之欧洲人把弧圈球很好地结合了中国的快攻技术,从而形成了自己的先进打法--弧快打法,代表人物70年代的世界男单冠军本格森,此时弧圈球逐渐盛行,80年代初代表人物匈牙利的约尼尔、格鲁巴等,及80代末至90年代的法国的盖挺、德国的罗斯科夫、比利时的大塞沸、瑞典的瓦尔德内尔、佩尔森等。

到了80年代末我们的快攻打法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以至决策者喊出狼来了,他们才意识到不仅是中国的快攻打法,而且中式弧圈球也落后于欧洲。即使弃用直板快攻手改用横板弧圈手的陈志彬、张蕾、马文革、王涛等也打不过欧洲人正宗的先进的弧圈球技术,从那时起我们的弧圈球教学与训练开始较全面地吸收和学习欧洲人的先进经验,我们的体校也开始尝试一开始就是板型前倾(打摩结合)学弧圈球。

这样做的结果,是我们国内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正宗的弧圈球手,直到2004年起我们中国队才真正超越欧洲形成两面均衡集速度、力量、旋转于一身的新型弧圈球打法,代表人物:男线的孔令辉(只是雏型)、王皓、马龙、张继科、许昕、樊振东(真正的两面均衡)等;女线的李晓霞、郭焱、刘诗雯、、朱雨玲、陈梦等。没点名的优秀运动员大多数都是反手或力量较弱,但比起旧中式弧圈球运动员郗恩庭、郭跃华、曹燕华陈志彬、张蕾、马文革、王涛等还是先进很多。
 
观点2:必须始终贯彻打磨结合

正宗弧圈选手的挥拍动作,比如王励勤、马琳、张怡宁、丁宁、郭跃等,主要体现在大臂的参与,使得速度、力量、旋转这三个动力元素能够均衡生产。这是不正宗的中式弧圈球(先学撞击再学弧圈)无法达到的境界。

因为快攻动作小,几乎用不到大臂,即使学会了弧圈球也是与一张白纸学弧圈球的运动员无法比试的,快攻运功员拉出来的弧圈球动作较小,摩擦的手感和意识较差,他们的核心技术中的速度、力量、旋转都很难均衡发展,旋转和力量始终都是最弱的。这些就是中式弧圈球(先学撞击再学弧圈)的缺陷。

10几年前国家级教练张晶清(王楠、刘诗雯、木子的启蒙教练)来香港讲学,她有个观点让我印象深刻。她说:“以前我们对技能的训练认识也是有局限,以为一定要打好攻球的基础才能学好弧圈球,结果发现很难掌握好弧圈球技术,如果先学会了攻球再学弧圈球运动员常常是训练时还可以拉,比赛到关键时还是用回攻球。”

所以,她建议教小运动员学正手攻球时,一开始拍型就要求它前倾且挥臂轨迹要比传统的正手攻大(板型前倾决定的),待这种正手攻球熟练后引拍稍微加大些,挥拍至左眼前上方(握拍手的虎口挥至左眼前上方才能真正发挥出大臂的力量)弧圈球就自然拉出来了,从而将速度、力量、旋转充分发挥出来,就决定了运动员将来的发展方向就是弧圈型的,不存在先学好正手攻再学弧圈球技术的问题,王楠、刘诗雯、木子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这是一个资深教练员的经验之谈啊!我觉得很有道理,也赞同她的观点。因为我本人也是先学的快攻,后来才改弧圈的,对此深有体会。不过她并没解析为什么先学会了攻球再学弧圈球运动员常常是训练时还可以拉,比赛到关键时还是用回攻球。

带着这个问题本教练经过深思和研究,可幸最终有所触悟:攻球与弧圈两种技术动作的神经联系不一样,一个是撞击,另一个是摩擦,如果先学会了攻球再学弧圈球运动员常常是训练时还可以拉,比赛到关键时还是用回攻球,就会要走许多弯路。
 
已邀请:
邹教练 - 60后

赞同来自: 霍桂林

好文。
明晨 - 飓风乒乓 - 首席教练

赞同来自: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有很深的体会,应为我感觉现在乒乓球很重视旋转和速度,正手的简单功球其实在比赛中也不多见了,由于近年来乒乓球规则的变化,功球已经不是很实用了,所以我感觉以上来就让小孩子学习拉球是很好的教学方式,可以省时间,技术也很超前。(海外飓风乒乓) 技术问答群457418232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