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道痴迷乒乓球

    半道痴迷乒乓球

   言及乒乓球,兴奋莫名,溢于言表。

   十八年前,准确地说,在二○○一年十一月虞城县第一届运动会以前,乒乓球离我仿佛是那样遥不可及,别人热火朝天练球,我视而不见,提不起半点兴趣来。而正是那次运动会后,单位里掀起一阵乒乓球学习高潮,几乎人人参与。本人亦不甘落伍,平生首次持拍。孰不料,竟有一见如故之感,一种新的爱好应运而生了。也许是业余爱好太过贫乏,也许乒乓球自身的无穷魅力,也许受他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促成与之难分难舍的情结,如饮醇醪,历久弥浓,愈走愈远。弹指一挥间,十年磨一剑。白驹过隙,再回首,曲终人散,昔日倾恋银球者,今球场寥若晨星,原来几十人,而今仅三二人,唯余更胜半筹。不知何时,虽不说单位乒坛冠军非我莫属,就算几位原来的知名高手,现今都以胜我一局为荣,能趁我状态不佳,手气稍背时赢我一次,便会自鸣得意地四处夸耀:某日某时连文学也曾败于我手下一局,得意之相若买彩票中了万元大奖。即便走出单位,在社会上也小有名气,一些球友谬赞为“大侠”。球风犀利怪异,不按常规出牌。出手果断,稳、狠、转、变,两面发力,一招一式,虽非正规但实用,自成一家。全县每次乒乓球大赛,总能不亦乐乎地参与其中,有次还一不小心拿到名次,进入单打前五名,着实意外。甚至曾有次到全市乒乓球大赛上露一鼻子。成绩嘛……那是次要的,勇气可嘉,重在参与嘛。

   2008奥运会期间,我尤为关注乒坛赛事。在欣赏精彩比赛之余,研读国手招式,并认真记录。之后,结合自身实际,撰写《国球奥运偶拾》一文,可谓集多年乒乓球心血之小成。一度被文友贴于商丘作家论坛上,倒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其实,没接受一天正规训练,更没一点基本功,本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比起我县社会上几位乒坛名将,差距还是蛮大的。再有,难逃男人爱好当职业的特点,在上面投入的时间精力不可胜数,也有虚掷年华之嫌。话又说回来,相对于那些业余总是喝酒、打牌、玩网络游戏之类的爱好,乒乓球不啻上上之选。整日文案与电脑缠身,这无异于“滋补”型运动,百利一小害。每念于此,无怪乎小小银球总令人一往情深,乐此不疲。欲罢不能,如痴如醉。玩就玩他个心花怒放,玩就玩他个物我两忘,玩就玩他个四大皆空,玩就玩他个得意洋洋。

   你看,刚找着点成功的感觉,就小题大作地总结起经验来,确有点井底之蛙的意味。你别说,单位已有人拿我的经历当作正面典型教材,开始教育起下一代了。看人家文学,从一个拍子不知咋握的门外汉,一无专门老师,二无半点底子,完全白手起家,仅凭那份热情,那份执著。简单事情重复做,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汗水,外加百分之零点一的天分,愣是坐上单位乒坛头把交椅。事情本身稍带点传奇色彩。这不,言谈间一不留神又自我吹嘘起来。全当练习扩充肺活量,说不定打球时能用上。算了吧,赶紧打住。手机响了,球友来邀,还是上场教他两招,顺便练练基本功吧。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